联系人:田经理

电 话:0335-8888266

传 真:0335-8888489

邮 箱:18503354000@163.com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世界海事领先国家排名公布,中国居首,第二名竟然是它

近日,DNV GL和MENON Economics在2018年德国汉堡海事展(SMM HAMBURG 2018)上联合发布2018世界海事领先国家(The Leading Maritime Nations of the World 2018)》报告中国、美国、日本在其评价的三十个国家中位列综合排名前三或许已令人稍感意外,而美国排名第二,更是与其传统意义上的“货主国家”形象大相径庭。

  该报告对于世界海事领先国家的评价与排名选用“航运(Shipping)”“海事金融与法律(Maritime Finance & Law)”“海事技术(Maritime Technology)”和“港口与物流(Ports and Logistics)”等作为一级指标,相应权重分别为40%、20%、20%和20%。
  
  • “航运”指标下分设“管理船队规模(Fleet size -management)”“拥有船队规模(Fleet size by owner country)”“现有及订单船队价值[Fleet value (current and orderbook) by owner country]”及“国际海事组织中的重要性(IMO-importance)”等二级指标;
  • “海事金融与法律”指标下分设“海事法律专家与律所数量(Number of maritime legal experts & legal companies)”“保费(Insurance premiums)”“海事银团贷款牵头行/簿记行(Maritime syndicate loan arranger/bookrunner)”“航运投资组合(Shipping portfolio)”“透明度与腐败(Transparency and corruption)”“市场成熟度(Market sophistication)”及“证券市场交易额(Amount traded on stock exchanges at country level)”等二级指标;


  • “海事技术”指标下分设“船厂(Shipyards)”“入级船
    • “港口与物流”指标下分设“港口集装箱作业量(Port handling – TEU)”“货物作业总量(Total cargo handled)”“港口经营人总部(Port operators – HQ)”“以旅客数计的最繁忙邮轮港(List of busiest cruise ports by passengers)”“港口连通性指数(Port Connectivity Index (LCSI))”“物流绩效指数(Logistics Performance Index (LPI))”及“通关手续繁简(Burden of Customs Procedure)”等二级指标。

    • “航运”指标排名中中国、希腊、日本、美国、德国分列前五,美国在“现有及订单船队价值”子项下排名第一,其余子项下,中国均占据首位;
    • “海事金融与法律”指标中美国、挪威、英国、中国、日本分列前五,中国的“证券市场交易额”排名居首,但“市场成熟度”仅列第27位,“透明度与腐败”子项的排名也处于第18名的靠后位置;
    • “海事技术”指标排名中韩国、日本、中国、德国、美国位列前五,但中国的“研发指数”和“信息与通讯技术指数”仅列第15位和第17位;
    • “港口与物流”指标排名中中国、美国、新加坡、阿联酋、德国分列前五,但中国的“物流绩效指数”和“通关手续繁简”仅列第14位和第10位。
    队(Classified fleet)”“海事装备产值与出口份额(Production value of marine equipment and export share)”“研发指数(R&D index)”“信息与通讯技术指数(ICT index)”及“专利、出版物、专利合作协议等知识创新(Knowledge creation as of patents, publications, PCTs etc.)”等二级指标;
  • 除中国(1)、美国(2)、日本(3)分列综合排名前三外,挪威(4)、德国(4)、韩国(4)、希腊(7)、英国(8)、新加坡(9)、法国(10)、意大利(10)跻身综合排名前十。

      近年来,“中国是海运大国,但还不是海运强国”的观点早已为业内所熟知并接受。如今,中国“一不小心”跃居世界海事领先国家综合排名榜首,我们切不可因此自满懈怠,评价体系的指标选取、权重设置、支撑数据精度等因素,都会左右排名次序。同时,尽管综合排名第一,但我们的在市场成熟度、透明度与腐败、研发、信息与通讯技术、物流绩效、通关手续等方面的短板还是比较明显的补短板之路,任重而道远。

      长期以来,我们都习惯将美国视为“货主国家”,对于美国航运的关注更多聚焦其航运法律、政策及市场规制,对其行业整体发展的跟踪远不如对英国、新加坡等国那样热衷。美国在该排名中位列第二,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相较中国居首,美国的“异军突起”更应引起我们的关注。

      该报告的严谨性与准确性本文不过多置评,但它对于我们建设海运强国的战略重心选取与突破方向明确,还是有相当的启发意义的。

      作者 殷明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书记兼副秘书长